花木网在线交易平台 您好,欢迎来到花木网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行业新闻 > 2019年宵蝴蝶兰行情分析

2019年宵蝴蝶兰行情分析

来源:花卉报 作者:松哥 发布时间:2019-04-12 09:20:27

【概要】2019年宵,蝴蝶兰销售前松后紧,基本全部出货完毕。对于这样的销售行情,意料之中的是由于上市量增加,生产者对价格偏低和销售压力较大有心理准备;而意料之外的则是市场基本消化了这部分成品花增量。在北京及周边地区,受多数

  2019年宵,蝴蝶兰销售前松后紧,基本全部出货完毕。对于这样的销售行情,意料之中的是由于上市量增加,生产者对价格偏低和销售压力较大有心理准备;而意料之外的则是市场基本消化了这部分成品花增量。

蝴蝶兰

  在北京及周边地区,受多数花卉市场拆迁影响,年宵前生产商对市场预判有些悲观。作为北方重要的花卉集散地,北京花卉批发市场的拆迁不仅影响了北京、天津、山东等地生产商的出货节奏,也影响了东三省、河北、内蒙古等地花卉经销商的采购习惯。北京的中转市场作用被弱化,因此北京和山东的生产商不得不早做打算,将部分抽梗苗、大苗寻找其他渠道销售,提前开始消化供应量。

  山东作为北方最重要、也是最大量的蝴蝶兰生产区,2019年宵初期上市量不大,每株价格17元至18元,后期大量上市后价格下跌。山东产区的蝴蝶兰往年以单株打箱形式发往北京、长三角等地,2019年宵多以组盆形式销售,省内销量增加。虽然价格下滑,但基本销售完毕,山东地区的销售行情好于预期。

  长三角地区的年宵行情毁誉参半。由于持续阴雨,这一地区的蝴蝶兰花期和品质受到影响,导致上市量减少,而又因此销售价格高于预期。

  福建地区年宵上市量较2018年宵增加20%至30%,增量部分来源于未卖完的苗,因此红花比重相对较大。从一开盘,福建地区就是红花价格低、杂色花价格高,而红花单株常规出货价在15元到20元之间,低于2018年宵同期。由于前期市场普遍对年宵不看好,因此元旦花数量增加,当时气温较高,不少开放度较大,拉低了前期价格。2019年宵,福建地区集中出货时间比2018年宵晚,出货价格变成生产商和经销商的心理博弈,因此后期价格有涨势,生产商也因对后期市场没把握而不敢涨价。

蝴蝶兰

  广州市场由于成品花增量较多,本身集中销售(出货)时间靠后,生产者对2019年宵低价已有心理预期。潮汕地区价格相对较好,珠海和深圳地区看重渠道、客户定位和品种,销售也可以,佛山一代的生产者则着实有些受伤。广东的成品花增量同样来自未售出的种苗,而广东是养苗温室扩量最大的地区。这部分新增成品花带来了两个隐患:一是苗和成品花销售渠道、客户完全不同,当未售出的苗被迫变成成品花,这部分产品销路是个大问题,低价竞争、无序销售等都会放大增量带来的市场波动;二是广东地区年宵花多是组盆销售,这部分新增成品花给后期组盆带来巨大压力,假如一个熟练工一天可以组盆200株,广东地区蝴蝶兰成品花增量在500万株左右,这就需要2.5万人次的劳动,是巨大的新增用工量。同时,组盆销售模式也限制了销售变通性。

  总之,2019年宵蝴蝶兰北方是“有惊无险”,中部是“天公不作美”的成绩平平,南方则是“低空掠过”。这样的年宵成绩意味着什么?

蝴蝶兰

  首先,从南北方的销售差异,可以看出增量对市场的冲击作用。北方地区受制于生产面积和加温方式的不确定性,年宵产量总体持平或增量在10%左右,虽然销售价格不高,但在基本售空的状态下,生产者以不亏少赚居多。南方则因“南苗北花”的设想,苗量大幅增加,但未能实现销售预期,种苗转为成品花,年宵扩量在20%左右,价格下滑比较严重。

  其次,2019年宵总体销售时间后移,即是新的销售模式,也是产销博弈和消费群体转变的结果。在产品供应充裕的状态下,经销商不订货、少囤货,销售压力向生产端倾斜,蝴蝶兰出圃时间集中且靠后。另外,集团采购和礼品消费下滑,家庭偶然消费增加,而家庭消费时间总体靠后,所以市场整体启动时间延后、销售期缩短。不过,低价催生的偶然消费,反而真正扩大了消费体量,对扩张市场和培育消费者是有益的。

  最后,南方和北方对利润的敏感度不同,也是两地经营思路差异的反映。北方地区多以农户为生产主体,对人工成本、土地成本、设施折旧等不敏感;而南方单体生产者面积较大,多是公司型运作,对成本计算更精细,因此低价带来的影响也表现得更明显。
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、市场行情、展会信息等内容均为作者提供、网友推荐、互联网整理而来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行业信息,并不代表中国花木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有侵犯您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。